【书摘】你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

结局

p3

从结尾开始讲一个故事,似乎颇为奇怪。但是,所有的结尾亦是开端。我们只是当时不知道而已。

p13

没有一个故事是孤立的。它们有时在拐角相遇,有时它们一个压着一个,重重叠叠,就像河底的卵石。

p17

人们怎样选择他们的临终遗言?他们知道这些话的分量吗?注定是睿智之词吗?

到爱迪八十三岁生日的时候,他几乎失去了所有他在意的人。有些人英年早逝,有些人得以颐养天年,然后被疾病或事故带走。葬礼上,爱迪听到哀悼的人们回忆起他们的临终遗言。“他好像知道自己要死了……”有些人会这样说。

爱迪从来不信这一套。就他的理解,你的大限该来的时候就来了,仅此而已。在行将上路之际,你同样可能说些愚蠢的话。

为了记录起见,爱迪的临终遗言将是:“退后!——”


旅途

p28

他经历的每一份创伤,他忍受的每一种疼痛——都像奄奄的气息一样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不在感到痛苦。他不在感到忧伤。他的意识,像一缕缕烟雾,只留下一片宁静。此刻,在他的脚下,色调又变幻了。什么东西在打旋。水。海洋。他飘浮在一片广阔的黄色大海上空。这会儿,大海看上去像蜜瓜。这会儿,大海看上去像蓝宝石。现在,他开始降落,朝着水面疾驰而下。速度之快,出乎他的意料,然而,他的脸上甚至不觉有一丝微风掠过,他也没有感到一点点恐惧。他看到了一片金色的沙滩。

然后,他沉到了水底下。

四周一片静谧。

我的烦恼在哪里?

我的疼痛在哪里?


爱迪在天堂里遇见的第一个人

p41

人们往往太轻视他们出生的地方。但是,天堂可能出现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。

p42

“在天堂里你会遇见五个人,我们每个人在你生命里出现都有一个原因。你当时可能不知道,而这就是天堂存在的意义。让人们理解他们在地球上的生命。人们以为天堂是乐园,他们可以在云头飘浮,在河中嬉戏,在山间漫游。但是,景色再美,没有心灵的慰藉,也是毫无意义的。这是上帝能够给予你的最好的礼物,理解你生命里发生的一切。让你的生命得到诠释。你一生所寻觅的正是这份宁静。”

p51

取一个故事,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看。同一天,同一时刻,一个角度看到的是一个完美的结局,在游戏室里,那个穿着黄褐色裤子的小男孩正在往“挖掘机”里扔一分钱硬币;但是,另一个角度看到的却是一场悲剧,在市陈尸所里,一个工人把另一个工人叫过来看新来的人,他们对新来的人的蓝色皮肤惊叹不已。


第一课

p54

“你来这里,是因为我可以教你一些东西。你在这里遇见的所有的人都会教你一件事情。”

“世上没有偶然的行为。我们都是联系在一起的。你无法将一个生命和另一个生命分割开来,就像风和微风紧密相连一样。”

p55

“因为,在灵魂的深处,人们知道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关联的。死亡把一个人带走的同时,也留下了另一个人,在被带走和被留下的短短距离中,生命改变了。”

“你说死的应该是你,而不是我。但是,我在地球上的时候,人们也为我而死。这种事情,天天发生。你刚刚离开一分钟,闪电击中了你待过的地方。你本来可能搭乘的飞机坠毁了。你的同事病了,你却没有。我们以为这些事情都是偶然的,但是,这一切的一切,其中自有某种平衡。一个凋谢了,另一个正在成长。出生和入死,皆是一个整体的一部分。”

p57

没有一个生命是毫无意义的,只有当我们觉得孤独的时候,我们才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。


第二课

p103

“你不明白,自我牺牲其实是生命的一部分。就应该是这样。它不是需要惋惜,而是值得追求的东西。渺小的牺牲。宏大的牺牲。”


爱迪在天堂里遇见的第三个人

p117

所有的父母都会伤害孩子。谁都没有办法。孩子就像一只洁净的玻璃杯,拿过它的人会在上面留下手印。有些父母把杯子弄脏,有些父母把杯子弄裂,还有少数有些父母将孩子的童年摧毁成不可收拾的碎片。

p138

“在你出生之前发生的事情仍然会影响到你,在你之前的人们也会影响到你。我们到过的许多地方,如果不是因为那些先于我们而来的人,可能压根儿就不存在。我们工作的地方,我们在那里花了那么多时间——我们时常以为它们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才开始存在的。其实不然。”

p140

爱迪十几岁那会儿,一旦他抱怨或者显露出对码头厌烦的情绪,他父亲就会没好气地抢白他一句:“怎么?这对你来说还不够好吗?”后来,当他建议爱迪中学毕业后在码头上找份工作时,爱迪差不多笑出声来,他父亲于是又说:“怎么?这对你来说还不够好吗?”在去打仗之前,爱迪讲到想跟玛格丽特结婚并且成为一个工程师,他的父亲又说:“怎么?这对你来说还不够好吗?”

尽管如此,眼下,他还是在这里,在码头上,做他父亲的活计。

p141

父母们很少会对他们的孩子放手,所以,孩子就对他们的父母放手。他们向前走,他们向远处走。那些曾经让他们感到自身价值的东西——母亲的赞同,父亲的点头——都已经被他们自己取得的成绩所替代。直到很久以后,当他们的皮肤变得松垂了,心脏变得衰弱了,他们才会明白:他们的故事和他们所有的成就,都是基于父母的经历建立起来的,就像是生命之河里的石头,层层叠叠。

p143

第二天,爱迪去见调度员,告诉他自己辞工不干了。两个星期之后,他和玛格丽特搬回了滨林路上的公寓,他就是在那里长大的——单元6B——狭窄的过道和厨房里望得见旋转木马的窗子。他已经接受了游乐场里的一份工作,以便照看他的母亲,对于这项差事,过去他在年复一年的夏日里早已训练有素:“红宝石码头”的维修工。爱迪从来没跟人说过——包括他的妻子、他的母亲,或者其他任何人——但是,他诅咒他父亲的死,诅咒他把自己陷在他一直想逃避的生活里,他好像听到老家伙在坟墓里高声大笑,显然,这生活现在对他来说已经够好了。


第三课

p158

“它在那儿,是因为我想回到我年轻的岁月里,回到那简单却踏实的生活里。我想让所有在‘红宝石码头’受到伤害的人们——每一个事故、每一场火、每一次殴斗、失足和跌落——都安然无恙。我想让他们所有的人,都像我为我的埃米尔所期望的那样,被安顿在一个欢迎他们的地方,远离大海,过着温饱的生活。”

p158

鲁比向他走过来。“爱德华,”她轻声说。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。“我教你一个道理。愤怒是一种毒药。它从内部噬咬着你。我们以为,我们可以把仇恨当作一种武器,来攻击伤害过我们的人。但是,仇恨是一个弯弯的刀刃。我们去伤害别人,实际上却伤害了自己。”

“宽恕,爱德华。宽恕。你记得你刚到天堂时感到的那份轻松吗?”

爱迪记得。我的疼痛到哪里去了?

“那是因为没有人生来就带着愤怒的。当我们死了,灵魂便从愤怒中解脱出来。但是,现在,在这里,为了向前走,你必须明白你过去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,而现在为什么不再需要那样的感觉了。”

她触了一下他的手。

“你需要宽恕你的父亲。”


爱迪在天堂里遇见的第四个人

p165

你还有两个人要见,鲁比说过。然后呢?他的腰隐隐作痛。他的那条坏腿越来越僵硬。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每经过天堂的一重境界,变化就会产生。他正在渐渐腐朽。

p184

爱情像雨水,从天而降,带给爱人们沁人心扉的喜悦。然而,在生活的灼烧下,爱情有时也会表面干涸,需要从地下滋润,照料它的根茎,让它保持生机。


第四课

p193

“失去的爱依旧是爱,爱迪,只不过形式不同而已。你虽然见不到他们的笑容,不能给他们端食物来,不能揉乱他们的头发,不能带着他们在舞池里跳舞,但是,当这些感觉减弱的时候,另一种感觉正在升华。回忆。回忆变成了你的伴侣。你培育着它。你拥抱着它。你同它翩翩起舞。”

“生命一定会终结,”她说。“爱却不会。”


最后一课

p211

他嚎啕大哭起来,这是一生从他身体里发出来的他从未听见过的嚎叫,是一声从他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嚎叫,是一声令河水翻腾、让天堂中笼罩着薄雾的空气亦为之震撼的嚎叫。他的身体抽搐着,头疯狂地扭动,直到那嚎叫渐渐地变成了祈祷似的喃喃自语,一字一句从心底里排出,又像屏住呼吸时急切的忏悔:“我杀害了你,我杀害了你,”接着,耳语般地说,“原谅我,”然后,“噢,上帝呀,原谅我……”最后,“我都干了什么……?我都干了什么呀?”


尾声

p218

人们在“红宝石码头”上排队等待——就像在另外一个地方排成的那个队伍一样:五个人,为了五段不同的记忆,在等候一个名字叫艾米或者安妮的小女孩长大、相爱、衰老、死亡,从而最终解答她的疑问——为什么她会活着,以及她活着到底为了什么。在那等待的队列里,有一个满脸胡须、鼻梁弯曲、头戴布帽子的老人,在一个叫做“群星荟萃音乐厅”的地方,等着同一个小女孩分享天堂里的那份属于他的秘密: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影响到另一个人,另一个人又会影响到下一个人,世界上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故事,但是,所有的故事都连成了一个故事。


——摘自米奇•阿尔博姆《你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》

评论
热度(14)
©末本未来_Ivy | Powered by LOFTER

手机摄影/读书笔记。咸🐟期,基本什么都不发,偶尔想起来补发一堆。